欢迎访问辽宁省典当行业协会唯一官方网站

您当前位置:辽宁典当网 >> 行业资讯 >> 典当研究 >> 浏览文章

梳理丨关于典当合同纠纷几个重要问题的司法裁判观点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10日浏览量:来源:大连仲裁委员会作者:佚名

典当作为一种传统的融资方式,具有便捷的特点,是民间短期、急需融资的重要途径之一,但现代典当业与传统典当业相比,发生了较大变化,典当业务中产生的纠纷也具有其相应特点。本文就典当合同纠纷中的几个重要问题,对当前司法实践中的裁判观点进行梳理,以期对典当合同纠纷有更明晰的理解。


一、典当合同的性质?


清代及之前的典当业中,典当包括“典”和“当”两个不同的制度,前者是典权制度,针对不动产进行典押,承典人既可以取得不动产的担保,又享有不动产的使用权;后者为质当制度,针对动产进行质当。由于我国物权法没有规定典权为物权,因此典权制度没有纳入现代法律体系。而当前我国典当行所开展的典当业务中,传统的典权业务也被“房地产抵押典当业务”所取而代之,而现代的“房地产抵押典当业务”,承典人并不享有当物的使用权,因此,传统意义上的典权制度已不复存在,现代典当实质上是存在于担保物上的有息借贷。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鲁民申字第1470号民事判决书


典当是在我国传统民法中是一种物权制度,但按照物权法定原则,我国现行物权法没有将典当规定为一种物权,因此,典当产生的权利义务关系属于合同法调整的范畴。依据商务部、公安部《典当管理办法》的规定,典当是当户将其动产、财产权利作为当物质押或者将其房地产作为当物抵押给典当行,交付一定比例费用,取得当金,并在约定期限内支付当金利息、偿还当金、赎回当物的行为。据此规定,司法实践中,一般将当户与典当行签订的典当合同性质定性为房地产抵押借贷合同。


在实践中,虽然典当行与当户之前签订了房地产抵押借贷合同,但是由于未办理房地产抵押登记手续,因此双方之间不符合典当关系的生效要件,典当关系不成立。典当行与当户之间签订的合同名为典当,实为民间借贷。


※甘肃省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甘04民初9号民事判决书


《典当管理办法》第三条规定:“本办法所称典当,是指当户将其动产、财产权利作为当物质押或者将其房地产作为当物抵押给典当行,交付一定比例费用,取得当金,并在约定期限内支付当金利息、偿还当金、赎回当物的行为。”依据该规定,典当关系的生效要件包括:出借方是经过有关机关审批成立、能够办理典当业务的典当行;双方成立典当关系的意思表示真实;当物为动产、财产权利的须完成质押,房地产须办理抵押;当户对当物享有处分权,当物不存在法律上禁止或限制流通的瑕疵。原告与被告景泰县昌欣乳业有限公司订立的《房地产抵押典当借款合同》约定的当物为被告景泰县昌欣乳业有限公司名下的景房权证景泰县字第30791、30792、30793、30794、30795、30796号房产及景集用2014第11126号土地及地上附着物和被告余志才名下所有财产,但对被告余志才的财产未作明确约定,且未就约定的房产、土地及地上附着物办理抵押登记,抵押权未设立,典当关系不成立。原告主张对抵押物享有优先受偿权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故本案名为典当借款,实为民间借贷纠纷。


二、能否预扣综合管理费及利息?


在典当业务中,典当行一般在当票上约定,出借当金时,先予扣除首月的综合管理费及利息。在此情况下,当户通常会主张典当行不得预先扣除综合管理费及利息,因此典当行实际出借的当金本金不得包含已扣除的综合管理费及利息。


在司法实践中,对此问题的裁判尺度较为统一,无甚争议,主流观点认为综合管理费可预先扣除,但利息部分不得预先扣除。


※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2012)穗天法民二初字第4098号民事判决书


参照相关《典当管理办法》及法律的相关规定,对于原告预先扣收的综合管理费及利息,应分别处理:由于《典当管理办法》对综合费的提前预支未作规定,双方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实际已预扣了涉案款项的综合费用,且被告向原告作出的书面《声明》中,明确表示同意原告预扣相关综合费用,故对于涉案当金的综合费用的预扣,应视为双方合意一致予以预扣;至于利息的问题,不管是《典当管理办法》还是相关的法律法规均明确规定利息不得在借款本金中预先扣减,而原告向被告出具的当票背面也明确记载利息不得预扣,故对于原告预先扣收利息,本院不予认可。


三、绝当后还能否收取综合管理费?


如前所述,现代典当业与传统典当业有了较大的变化,“典”空有名,却不符实;至于“当”,也在现代业务发展中有了较大变化。因此目前对于典当行业,是实践发展远超过理论,立法也相对落后。除了可适用《合同法》、《担保法》等部门法之外,目前仅有一部《典当管理办法》专门针对典当行业进行管理规范。而典当管理办法的法律位阶过低,其属于行政规章,层级和效力低于法律、法规,部分规定有缺乏可操作性,也滞后于当前的典当实践。因此,典当亟待立法进行修改完善。


在当前,也由于法律规定的空白,导致绝当后还能否继续收取综合管理费,在实践中分歧较大,存在几种不同的处理意见。如合同约定绝当后继续收取综合管理费,则从约定。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2009)渝高法民终字第22号民事判决书


关于在当期届满,群力公司既不赎当亦不续当成为绝当后,能否再继续计收综合费用的问题。本院认为,对于绝当后,综合费用还应否继续计收,法律法规以及《典当行管理办法》无明确规定。在法无明文规定且无禁止性规定的情况下,当事人之间有约定的应从约定。本案中,群力公司与信德公司在《典当合同》中约定“月综合费用付至绝当物品处理完毕之日止”,即按照该约定,绝当后直至绝当物品处理完毕之前,群力公司仍应继续向信德公司计付综合费用。


※湖北省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襄中民再字第23号民事判决书


检察机关抗诉认为,续当期限届满后,黄开德未赎当和续当,已构成绝当,对于绝当之后的利息和相关综合费不应按典当合同收取。经查,福归堂典当公司对于起诉之前的利息和综合费按照合同约定利率计算后制作了欠款明细,黄开德在该欠款明细单上签字认可了该数额;且当事人之间在绝当之后是否继续收取利息或综合费用,《典当管理办法》并没有明确的禁止性规定,因此,检察机关抗诉称绝当后不应再收取综合管理费的主张没有合同依据,亦无事实及法律根据,本院不予支持。



温馨提示:如需业务、风险在线讨论,辽宁省内典当企业请加入辽宁省典当协会会员群(133649286),外省典当企业可加入典当精英群(52233943),加入时请注明典当行全称与真实姓名。